1. 首页
  2. 环游新闻
  3. 正文

不到5年亏损5.2亿,九寨鲁能胜地集结酒店3巨头5骄子如何翻身?


来自上海牵头产权交易所的信息表明,11月12日,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7849万元出资额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出让,转让价格为5381.2174万元,转让方为四川蜀电集团有限公司,原股东有人不放弃优先转让权,信息披露起始日期为2021年11月15日,信息透露届满日期为2021年12月10日。

信息显示,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研发有限公司(以下全称“九寨鲁能旅投公司”)正式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128949万元,公司由都城伟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全称“都城伟业”)和四川蜀电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4.63%和5.37%,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经营、住宿服务、餐饮服务、游览景区管理、酒店管理、旅游开发项目策划咨询、游乐园服务、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资源的研发经营等。

主要财务指标方面,该上海证券交易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九寨鲁能旅投公司营业收入为3984.74万元,净亏损14808.41万元,资产总计350579.72万元,负债总计273540.27万元,所有者权益为77039.45万元,负债率达78%。


企查查信息表明,从2017年到2020年,九寨鲁能旅投公司一直正处于净亏损状态,期间年度净亏损分别为1.29亿元、7050.46万元、7819.32万元和9323.67万元。也就是说,从2017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不到5年的时间内,九寨鲁能旅投净亏损约5.2亿元。


1、志与世界遗产并肩

之所以出现如此大幅的连续性亏损,或许源自该公司操盘的大型文旅项目九寨鲁能胜地陷入运营困境。

九寨鲁能胜地项目冠上鲁能之名,源自有限公司股东都城伟业与鲁能集团同属中国蓝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发”)全资子公司。中国绿发以绿色发展居多线,以国家鼓励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绿色地产、幸福产业及绿色能源,其中幸福产业主要包括商业、酒店和度假等产业,以鲁能胜地产品为代表。此前,中国蓝发经历系列业务调整后,旗下都城伟业主营快乐产业和绿色地产。

根据企查查信息,2013年8月27日和2014年4月22日,九寨鲁能旅投公司以约21427万元的总成交价,夺下了九寨沟县漳扎镇签定2宗住宿餐饮用地,从土地区位和面积来看,该项目即为九寨·鲁能胜地。


资料表明,九寨鲁能胜地位于四川省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沟,海拔2400米至4000米,为长约10公里、长约3公里的沟谷地形。该项目区位优势显著,坐落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九寨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距九寨沟景区8km,距九黄机场60km,距九寨沟县城40km。


鲁能集团官网信息显示,九寨鲁能胜地项目总规划用地面积约6000亩,其中建设用地1148亩,规划建筑面积约21万平米,总投资约45亿元,开发周期5年。

项目总体定位为“以世界遗产观光、原乡藏寨文化体验为特色的国际度假旅游目的地”,共规划蓝色美丽汇(九寨文化小镇、希尔顿酒店)、高端酒店度假区(包括丽思卡尔顿、英迪格、康莱德等)、原乡藏寨文化体验区和户外生态探索区四个区,以“发现探寻”为主题,融合原生藏寨及二、三平台自然资源,打造九寨鲁能胜地生态旅游度假区,与九寨沟景区构成“九寨人间仙境、中查度假胜地”的双峰格局。

作为阿坝州旅游一号工程和四川省级重点项目,九寨鲁能胜地自2014年动工以来,一直倍受地方重视。

在2015年首届中国(四川)国际旅游投资大会上,鲁能九寨中查沟项目荣膺“四川十大最具影响力旅游项目”;在2017年第三届中国(四川)国际旅游投资大会上,九寨鲁能旅投公司获2016年四川旅游投资领军企业称号;2021年7月,九寨鲁能胜地旅游度假区月成为四川省省级旅游度假区。

也归咎于集团和地方政府的重视,九寨鲁能胜地核心设施的度假酒店集群和商业小镇的建设进度较快。

以还包括中部丽思卡尔顿酒店(建筑面积约3.11万平米)、沟口希尔顿酒店(建筑面积约5.49万平米)和沟口文化小镇(建筑面积约3.5万平米)的项目一期工程为事例,信息表明,项目内首家国际联号——希尔顿度假酒店于2016年5月启动精装修工程招标,并于6月审批了中标候选人及排序信息,第一名为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价为42904251元,该酒店另设421间客房、套房和别墅。


2016年7月,九寨鲁能旅投公司的分支机构——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研发有限公司希尔顿度假酒店成立,该酒店在2016年底启动试营业后,于2017年4月月营业。

至于项目内最引人关注的“头牌”丽思卡尔顿,其装修进展紧随其后。

2016年9月,丽思卡尔顿公示了酒店精装修工程(第二次)中标候选人及排序信息,第一名为北京承达创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价为54199684.52元,该酒店拥有独栋别墅共87套,其中1卧别墅70套,面积145.75m2/套;2卧别墅15套,面积223.79m2/套;3卧别墅2套,面积414.94m2/套。


2017年4月,九寨鲁能旅投公司的分支机构——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丽思卡尔顿酒店成立。而彼时九寨沟丽思卡尔顿酒店官网也表明,酒店将于2017年第三季度开业。

如果保持这一推进速度恒定,九寨鲁能胜地大概率不会应允兑现其预计的5年建设周期,但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不仅导致已开业的希尔顿度假酒店歇业,还大幅延后了项目内余下酒店的建设/开业进度。

2、地震、疫情双击下的倒数重新启动

2017年8月8日21时,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2017年8月13日20时,地震造成25人丧生,525人伤势,6人失联成,176492人(含游客)受灾,彼时九寨沟县委书记罗智波指出,“8·8”九寨沟地震导致九寨沟县经济社会遭重创,所有开建项目和新建项目全面停工或延期动工,全县预估必要经济损失约224.5亿元。

聚焦当地旅游业,受此次地震冲击,九寨沟景区闭关修缮期长约2年,直到2019年9月才部分对外开放;九寨黄龙机场同样历经了长约2年的半停运状态;九寨千古情景区到2020年6月才完全恢复开园;九寨沟悦榕庄于2020年7月新的开业,九寨沟九寨天堂洲际酒店更是以后2021年4月才重新启动……

紧邻九寨沟景区,九寨鲁能胜地项目不受影响同样极大,但对比上述度假酒店,其重新启动速度明显要更快一些。涉及报道表明,鲁能集团在9月20日启动九寨鲁能胜地项目停工,成为九寨沟地震后首个全面复工的企业。

根据(四川省)2019年九寨沟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九寨鲁能胜地已完成投资2.42亿元,累计已完成投资36.88亿元。

企查查显示,在九寨沟地震后的次年,项目内希尔顿度假酒店的参保人数由2017年的115人减至65人,但与九寨沟景区新的对外开放和黄龙机场复航同步,九寨沟希尔顿度假酒店于2019年9月新的开业,成为九寨沟首家震后重新启动的国际联号,其酒店参保人数在当年减至198人,并于2020年增209人。


对比九寨沟希尔顿度假酒店的积极复产,项目内的丽思卡尔顿则直接选择了“躺平”。企查查表明,该酒店参保人数由2017年的34人减至2018年的0人,至2020年,酒店参保人数始终保持在0人。


地震造成的“旧伤未愈”,始于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带给的新一轮冲击再度袭来。来自2021年1月19号四川省文旅局长会议的数据表明,2020年,预计全年全省文化产业实现增加值2200亿元,实现旅游总收入6500亿元,同比恢复57%;招待国内游客4.3亿人次,同比恢复57%。

尽管短期冲击巨大,但伴随国内疫情防控转入常态化的新阶段,项目内余下酒店及商业配套的建设正逐步恢复正轨,转入2020下半年,九寨鲁能胜地项目的建设再度提速,九寨鲁能旅投公司涉及分支机构屡屡成立,招标/中标公告密集公布。

信息显示,2020年7月,九寨鲁能旅投公司成立分支机构—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研发有限公司希苑酒店。

2020年9月,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发布希尔顿花园酒店一期翻新工程施工项目招标公告,计划投资额约2665万元;2020年12月,公司发布希尔顿花园酒店二期翻新工程评标结果审批中标候选人及排序信息,第一名为深圳市科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报价为15738055.38万元。信息显示,九寨沟希尔顿花园酒店拥有315间客房和套房,2021年4月,九寨鲁能希尔顿花园酒店正式开业。



2020年8月,九寨鲁能旅投公司成立分支机构—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研发有限公司英迪格酒店。

2020年10月,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审批英迪格酒店一期翻新工程项目评标结果,第一名为中国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价为26517251.46元;2020年12月,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审批英迪格酒店二期装修工程项目评标结果,第一名仍为中国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价为20702307.01元。信息表明,九寨沟英迪格酒店拥有200间客房及套房,2021年9月,九寨英迪格酒店月开业。



2020年8月,九寨鲁能旅投公司成立分支机构—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康莱德酒店。

2020年12月,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发布了项目内康莱德酒店堕客区项目(第二次)评标结果审批,中标候选人第一名为中国建筑西南勘查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价为9411981.76万元,九寨沟康莱德酒店共计161间奢华客房、套房和独立别墅。

也是在2020年12月,四川九寨鲁能生态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公布了九寨鲁能文化小镇翻新项目—商业区域翻新工程项目评标结果审批,中标候选人第一名为深圳市科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评审的投标价为4918601.06万元。



2021年7月,九寨鲁能旅投公司发布九寨鲁能胜地7号星球营地招标公告,项目总投资8846万元,还包括户外设备体验区、营地住宿区和多功能经营配套中心等内容。项目预计开工日期:2021年7月01日,预计完工日期:2021年8月30日(具体开工日期,以监理单位发出的动工令不尽相同)。


至于预热已约数年之久的九寨沟丽思卡尔顿隐世酒店,在历经酒店主要设计师之一Jaya离世、2017年九寨沟地震,以及2020年初爆发且影响深远影响的新冠疫情“一波三折”后,其确切开业时间,至今仍未发布。

3、如何玩转集群模式?

客观而言,九寨鲁能胜地并非只侧重文旅,央企策画在商业考量的同时,肩负有生态保护、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等多重社会责任,但不到5年时间亏损5.2亿,且亏损还在持续扩大,这对于九寨鲁能胜地而言,显得过于尴尬。

究竟如何评判九寨鲁能胜地的度假酒店集群策略?否该将造成此困境的缘由全部归结为地震和疫情?

从定义来看,酒店集群为多个酒店集团旗下品牌或者单个酒店集团旗下多个品牌(大众认知多为中高端品牌)在某个小区域范围内高密度挤满,该模式在国外早已有之,在国内也并非新事物。以三亚海棠湾为代表,以头部开发商为拥趸,近年来该模式在国内呈圆形快速愈演愈烈态势。

聚焦鲁能胜地,鲁能官方表明,截至目前,已开业项目包括长白山鲁能胜地、大连金石滩鲁能胜地、九寨沟鲁能胜地和山海天鲁能胜地,而根据报道,近期即将开业项目还有千岛湖鲁能胜地,上述几大项目均采用酒店集群模式,且排列组合相当多元。


在长白山鲁能胜地,目前项目内在运营国际酒店为雅高旗下美憬阁(共49间客房)、 瑞士酒店(设有684间客房和24栋木屋别墅),两大品牌原属费尔蒙莱佛士国际酒店集团,为奢华酒店的代表品牌之一,2016年7月,雅高酒店集团宣布对FRHI的收购已完成。此外,项目内在运营酒店还有长白山鲁能原乡民俗酒店(有院落12座,客房50套),有媒体报道称,该酒店将换牌至洲际旗下,成为长白山英迪格酒店。

另据了解,长白山鲁能胜地早前和万豪万怡酒店、希尔顿酒店签署过战略合作协议,2018年10月,长白山鲁能胜地项目公司还公布过会议中心室内方案及扩初设计中标公告,但不知为何至今再无下文。


在大连金石滩鲁能胜地,目前项目内在运营酒店为希尔顿度假酒店(共440间客房和套房)、温泉假日酒店(共97间客房和别墅)和硬石酒店(共设有210间客房及套房),分属希尔顿酒店集团、洲际酒店集团和美国硬石国际集团三大酒店集团。

在海南文昌山海天鲁能胜地,目前项目内在运营酒店为希尔顿酒店,至于多年前便启动宣传的地中海俱乐部,至今尚未落定,在日前刚刚告一段落的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绿发集团与地中海俱乐部签订协议,在文昌合力建设高起点的绿色产业。

在千岛湖鲁能胜地,据报导,包括Club Med、瑞吉酒店、大乐之野民宿以及斯维登公寓,均已完成签约。


摄图网

可以看见,针对冰雪、滨海、森林秘境和湖泊等不同区域的资源禀赋,目前中国绿放已经人组出多个住宿集群模型,合作对象囊括数家国际酒店集团,覆盖面积了国际奢侈到中高端、高端度假村再到本土民宿品牌。到九寨沟鲁能胜地,这一集结了万豪、洲际和希尔顿3巨头旗下5骄子的项目,可谓中国绿发酒店集群战略的“新高峰”,仅从这一点评判,足见集团对九寨鲁能胜地项目推崇程度之高。

事实上,不受近年来消费升级带动,国内旅游业由传统的观光向休闲度假进阶属于大势所趋。当市场需求末端对酒店在基础住宿功能之外的娱乐、体验、休闲娱乐等设施的关注度越来越低,传统的单体度假酒店不受自身能力容许,已经逐步与市场出轨。

在这种情况下,酒店集群模式所带给的设施共生、传播共振、运营互惠、客群有序效应,大幅规避了传统单体度假酒店沿袭已幸的多重弊病。尤其对于九寨鲁能胜地这一分别签约几大集团多个不同品牌的单业主项目而言,这种品牌客群定位错落但又未几乎区隔的的赛马模式,可能刺激项目内几大酒店运营进入持续正循环。

尽管集群模式优势显著,但比起单体酒店模型老套,集群模式要想真正实现“集百家之宽”,对项目策画方的资金实力、投审能力和协商调度能力等综合要求很高;再者,集群酒店这种押重注强绑的模式,于区域发展而言是助力更是借势,一旦“大气候”变异,即便个体的能动性再强烈,也很难逆转宏观形势。


摄图网

对于这一点,地震和疫情给九寨沟旅游业带来的冲击,则是最不具说服力的证明。

历经漫长的震后重建,直至2021年9月28日,九寨沟景区全域才完全恢复对外开放,此时距离2017年8月8日的九寨沟地震,早已过去4年有余。不受10月中旬以来全国多地疫情反弹影响,11月3日,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两个暂停”通知(暂停全省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和旅游专列业务;暂停省内风险区周边区域A级旅游景区、公共文化场馆、歌舞厅、游戏厅、网际网路服务场所营业(对外开放)和举办大型文旅活动)。

受此影响,九寨沟景区客流量坠至冰点。以本篇新闻报道时间为例,闻旅查询阿坝旅游网游客大数据平台(九寨沟)的数据看见,11月18日截至下午3点,九寨沟景区当日购票人数为71人,已入园人次为54人,次日(11月19日)预定人数更是仅为个位数。对比2021年国庆假期,九寨沟景区才迎来震后首个旅游高峰,单日最大承载量4.1万人次,此轮疫情声浪给九寨沟旅游业带给的冲击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另需指出的是,虽被冠上快乐产业、绿色产业之名,实际上,鲁能胜地产品具有独特的地产标签。闻旅查询找到,从长白山到大连,从海南文昌到杭州千岛湖,鲁能胜地项目均有体量/占比不一的物业销售。

或许是受当地苛刻的生态红线约束,紧邻世界自然遗产的九寨鲁能胜地,成为目前鲁能胜地产品中唯一一个没物业销售的纯运营项目。而缺少物业销售带来的回血,有可能也是项目负债率高企,且亏损持续不断扩大的一个最重要因素。

尽管疫情给旅游业导致的冲击仍在继续,但行业或即将走出“隧道的尽头”。伴随全球新冠疫苗接种量突破70亿剂次,当前多个国家和地区相继放松入境旅游限制;与此同时,近期医药巨头美国辉瑞、默沙东相继宣布口服新冠药物积极进展,多家头部旅企股价迎来再一的普涨行情。

探讨九寨沟,9月28日,2021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发展大会在阿坝州九寨沟举行。九寨沟县委书记贺松谈到,近年来,九寨沟逃跑天府旅游名县创立和灾后重建机遇,大力实施“全域旅游、生态九寨”战略规划,全力修复生态环境和景区景点,生态系统恢复至震前水平。

“2019年9月九寨沟景区新的开园以来,全县总计接待游客超过780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多达100亿元,造就97%以上的群众吃上旅游饭。下一步,九寨沟将大力实行‘全域旅游、生态九寨’战略规划,减缓建构‘一主两核三带’绿色发展新布局,减缓建设民族地区全域旅游典范和世界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努力实现千万人次、百亿收入目标。”

面临新的战略机遇,在项目几大酒店品牌悉数落位后,九寨鲁能胜地将如何与总客房数相当,且刚满血归来的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进行强势竞争?未来其又能否扭转持续不断扩大的亏损态势,真正为集团的集群酒店战略“正名”?言旅将持续保持关注。

封面图源自摄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