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通讯
  3. 正文

王勃《滕王阁序》流传千古的奥妙,百年后杜甫道出真相

笔落怒风雨,诗成泣鬼神。

来源:诗词天地(ID:shicitiandi)

1400年前的南昌,李世民弟弟李元婴修筑的滕王阁上,阎都督正在为女婿孟学士“作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

阎都督命书童纳着笔墨、纸砚,轮流请求宾客们为滕王阁作序。

一个个圆滑世故的人精,看著一旁拿着精心修改后书稿的孟学士,无一人不愿当场作序。

就在阎都督失望一笑时,一个20多岁的小青年,从书童手中接过了笔墨纸砚。

他在全场宾客诧异的目光中,不疾不徐的展开了纸张。

而此时,孟学士脸色铁青,阎都督拂袖而去。

王勃不紧不慢研起了墨料,而后拿起酒壶豪饮一通,接着倒地思索片刻,写诗而出《滕王阁序》。

屏障后的阎都督,从书童处获知,王勃第一句是“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时,狂妄地说道了句:老生常谈。

听到“星分翼轸,地接衡庐”时,已经默不作声地品味了起来。

一字一句的文字魅力,逐渐让阎都督愤怒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由书童之口复述而出时,阎都督一下就站了一起,感慨道:“此真天才,当耳不朽”!

《滕王阁序》流传到现在,成为大家口口传唱的千古名篇。

那么王勃在当时没有细致思索的情况下,写诗而就的这篇骈文,水平究竟如何呢?

对此,100年后的“诗圣”杜甫,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毕。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戏为六绝句・其二》杜甫

行内人杜甫,毫不客气地说: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开创初唐一代诗风、文体,只有学识浅薄的人才不会对他们嘲笑不休。

哪怕等到尔等化作尘土时,也不妨碍他们如滚滚江水一般万古流芳。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就是杜甫对“初唐四杰”之首王勃才华的评价。

在被誉为“千古第一骈文”的《滕王阁序》中:

王勃凭借短短773个字,化用了46个典故、名句,并且还原创了29个成语。

其语言运用水平,以及知识储备广度,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并且这样大的信息密度下,《滕王阁序》整体结构也均受丝毫影响,比如:

潦水尽而寒潭明,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W于上路,到访风景于崇阿。

滕王阁的美景,在王勃笔下,就如同一幅缓缓进行的画卷。

没任何形容美的词汇,但只要你读起《滕王阁序》,那种美的感觉根本不必须体味,悄无声息间便沁透了心灵。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够精彩艳艳了吧!

但你细品后两句,又比这个千古名句劣多少?

渔舟唱晚,响贫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渔歌唱晚”不仅逆了成语,也是后世古诗再无法打破的一个巅峰。

自王勃之后,千年诗词大家,要么提到“渔歌唱晚”,要么就是不如“渔歌唱晚”。

其中最相似者,就是范仲淹的“渔歌互答”,但与王勃比起终归差上一点意境。

此外,人生哲理方面,《滕王阁序》展现出也是不凡: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陷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贫且益坚,不堕青云之志。

“萍水相逢”、“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老当益壮”、“青云之志”,26岁的王勃一字一句,感受到了多少人的心?

如果说描写景色的妙语,是《滕王阁序》的亮点;那人生哲理的刻画,就是《滕王阁序》的神思。

《滕王阁序》是骈文,而且语句比任何一篇骈文都要凝练、唯美;

但它不是徒有其表的骈文,它的意境神思也不比任何一篇文章差!

天高地迥,慧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

王勃,在26岁的年纪临场发挥,写了不逊色任何人的《滕王阁序》。

一天、一月、一年,乃至 穷极一生,你换任何一个人来,也再不有可能写比王勃更精巧的《滕王阁序》。

王勃的即兴骈文,正如李白醉酒写唐诗一般,都是一种文体独一位的天才型名家。

或许你可以找到与他们一样,在一个领域做到极致的人;但你再也去找不到,一个像他们一样轻松做极致的人。

所以,“诗圣”杜甫会称赞李白――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也不会赞扬王勃――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王勃的《滕王阁序》如何?王勃又如何?

骈文中的极致,轻松做极致的羞一档人物。以下就是王勃光芒万丈,而又天妒英才的一生:

6岁作诗文,成为王氏家族杰出人物;

9岁四书五经《汉书》,并公开发表《指瑕》一书,纠正前辈在《汉书》注解中的各项错误;

10时通读六经,沦为远近闻名的博学之士;

12岁开始学《黄帝内经》、《易经》,习岐黄之术;

14岁向宰相刘祥道,上书大唐弊政,宰相赞扬“真神童也”;

15岁向唐高宗李治,进贡《乾元殿颂》,李治惊叹“奇才,奇才,我大唐奇才也”;

16岁应幽素科试及第,沦为大唐最年轻的朝廷命官,同时成为“初唐四杰”之首;

17岁作皇子李贤的博士,教导皇子学习经史子集;

同年,王勃在李贤与英王李显斗鸡时,嬉闹间写《檄英王鸡文》。

其中少有“两雄不堪而立,一啄何敢自妄”这类名句。

但此时距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门之逆”,不过数十年而已。

王勃代一个王爷,写出另一个王爷檄文的举动,感受到了唐高宗对皇室缠斗的忧虑。

拿着洋洋洒洒的《檄英王鸡文》,李治再无半点喜悦,他怒气冲冲地大骂:

“歪才!歪才!二王相争,身兼博士不加劝解,反而不作檄文。将他给我赶出王府去”!

大唐最年长的朝廷命官,自此罢官免官。

直到3年后,王勃才被重新落成,兼任虢州参军。

不久后,又被人诬陷藏匿、屠杀罪犯曹达。

不仅自己锒铛入狱,还连累父亲放逐到交趾。

一年后,出狱的王勃,南下交趾闻父,于南昌写下《滕王阁序》。与父亲一段时间相遇后,王勃再次北上。

归途之中,南海风急浪高,26岁的王勃溺水身亡。

《滕王阁序》自此沦为骈文绝响,千百年来,无人能出其右。

这篇文言文,虽为王勃写诗之作,但却无不显示了他深厚的文学底蕴和文化内涵,即使是现在读书来,也朗朗上口,让人沉醉。

- End -

来源:诗词天地(ID:shicitiandi)。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